达因与内阁谁大? 重大决策意见分歧!到底是谁说了算?!

TopFeng 25 July 2018 Wed 新闻

(吉隆坡24日讯)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在政府决策方面的角色及影响力,已引起希盟一些领袖的关注及忧虑,特别是理事会与财政部近期在一些重大经济相关的决策上出现的不咬弦现象,已引发双方在决策方面“谁说了算”的议论。

这个矛盾,甚至使到有报道指7月4日召开的首次“完整内阁”会议上,有数位部长据说挑起政府顾问理事会的角色与权力课题,显示争议正逐渐浮上台面

虽然有报道指首相敦马哈迪医生保证,该理事会只扮演提供建议的角色,而不是负责决策,但理事会对重大决策的异见,却历历在目。

政府顾问理事会的其中4名成员,左起达因、佐摩、哈山马力肯及洁蒂。

政府顾问理事会权力 日益使希盟领袖不安

成为议论焦点的政策异见,在于大型项目及官联企业的课题,其中三项已在媒体上出现的分歧之说,包括轻快铁3号线及捷运工程、国库控股、重要政府机构人事安排。

由于这些异见太瞩目,新加坡《海峡时报》也于今日大事报道达因与政府的微妙关系。

报道指达因为首的政府顾问理事会的角色与权力越来越引起希盟领袖及投资者的关注及忧虑,并引发角力之说争议。

报道提出了上述首次“完整内阁”会议上被数位部长挑起的疑问,而马哈迪则作出有关理事会只提供建议而不拍板的保证。

报道说,坊间曾盛传国库控股及其他一些官联企业的领导层,曾被该理事会要求呈辞,但这指示并未获得所有人的欢迎。

报道引述不具名消息称:“目前甚至有一个主张把国库控股交由首相办公室掌管的内阁文件,正等著被讨论。”

消息说,轻快铁3及捷运合约重新谈判的做法,也曾被主张重新展开招标的达因反对。

两团队查1MDB弊案

一名不具名的希盟领袖说:“内阁批准了林冠英提议的情况,显示达因和首相马哈迪的想法并非完全一致。然而,是否有人敢于挑战达因的权威,则是有待观察。”

该领袖还指出,马哈迪与达因甚至还各有一个团队,负责审查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弊案。

议长人选角力

达因占上风

报道称,轻快铁3(LRT3)大型基建项目、官联企业重组,以及大马主要政府机构人事更迭等例子,显示该理事会所享有的“隐性影响力”,在某些特定事件上,盖过了希盟领袖的权力。

基于一些涉及经济领域的改变,包括关键机构的人事安排与个人安置,部分希盟领袖因此开始担忧,达因即使在100天后没有任何正式职位,其影响力仍会持续存在。

报道指除了国行前总裁丹斯里慕哈末依布拉欣、联邦法院首席法官敦劳勿斯和上诉庭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等人的辞职事件反映了该理事会的影响力外,最新的一起事件,则是国会下议院议长人选的争议。

报道称,人民公正党双溪大年国会议员佐哈里阿都退出的情况,确实让提名前者的希盟两大成员党公正党及民主行动党感到尴尬,但也同时显示理事会再次发挥了影响力。

凯利:理事会涉利益冲突

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利质疑,希望联盟政府成立的政府顾问理事会有涉及利益冲突,且违反其仅是提供政府建议的角色,并责问理事会如何才会解散?

他说,政府顾问理事会主席敦达因代表大马官访中国,还指示联邦法院前首席大法官丹斯里莫哈末劳勿斯和上诉庭前主席丹斯里祖基菲里阿末离职,已涉及利益冲突。

凯利在国会走廊召开记者会责问外交部长拿督赛夫丁,为何派达因代表大马到中国访问?

刘伟强:理事会没行政权

政府不会受政府顾问理事会的意见或决定所左右。

首相署部长拿督刘伟强指出,政府顾问理事会只是扮演顾问的角色,没有行政权。

他今日在下议院的问答环节回答巫统林茂国会议员凯利的附加提问时说:“前朝政府也委任许多顾问团,如一个马来西亚发展有限公司(1MDB)顾问团。但政府顾问理事会的问责和法律地位问题并不存在。

“问责课题是归内阁管辖,政府顾问理事会所给予政府的报告,不一定会左右政府。”

他强调,政府顾问理事会在希望联盟组织政府100天后,就会解散。

TopFeng 著作权声明:本网站之文字、图片及影音,非经授权,不得转载